夏兰幽绪

Els已弃坑。
半Fate玩家,喜欢莫德雷德,喜欢杰基尔,喜欢杰莫。
FF14摩杜纳养老玩家。

“神经病!难道莫德雷德不是我老公吗!”

8.21姐姐生贺

*CAEle向。BHGM/GMBH向。

*可能夹杂其他CP?反正我也不知道。

*七夕过后写这个真的好吗。我心堵。

*OOC可能,慎入。


当CA意识到今天是她们的生日的时候,已经是入夜了。

这或许并不该怪CA,毕竟今天一天她都过的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上战场,杀魔族,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她从来不会刻意的记住这些日子,今天也并没有人提醒她。

要说CA为什么会反应过来的话…还是多亏了Elesis房间里的日历。

年轻的自由骑士似乎非常的期待着今天,她在日历上用着彩色的荧光笔特别标明了今天是她们的生日这件事,显然是期盼着能够收到礼物。

不过显然,家里其他的三位都不像Elesis那般期待这个日子,GM照样忙于与大量的文书作斗争,BH则负责帮GM带队安抚民心重建首都,CA混迹在战场上厮杀…谁都没有意识到今天是个怎样的日子。

估计那个小家伙会非常难过吧?要不要给她准备个礼物什么的?打算叫Elesis出来吃晚餐而进入Elesis房间的CA看着墙上的日历,这么想着。她想的是如此专心,以至于忘了最关键的一件事。

Elesis不在她的房间里。

等CA反应过来这件事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在外面焦急的催促了。

CA回过神来,刚出门准备和GM说Elesis不在她的房间里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紧接着CA发现自己的身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彩条。

“…”CA沉默着看着自己身上的彩条以及面前乌泱泱的一大片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生日快乐!”罪魁祸首们高举着礼花簇拥着CA进了餐厅,坐在最上位的另外三个红发骑士也是满身彩条,和她一样狼狈。

“你们有这个心意我很高兴但是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素来喜欢干净的GM将自己身上的彩条一点一点的给收拾干净。她抬起头来瞪了一眼LK,“收拾起来很麻烦的。”

身旁的BH揉乱了GM的头发满不在乎的笑着:“生日嘛就是要这样才有气氛啊!老是这么严肃小心变老噢?”

“…生日快乐小家伙。”CA坐到Elesis的身边的空位上,沉默片刻后开了口,“不过我恐怕没法送给你什么像样的生日礼物了。”她把前段时间才从变异绵羊身上搜刮来的花冠给Elesis带上,面无表情,“很适合你。”

“啊…?”Elesis显然没有想到会收到来自CA的生日礼物,哪怕只是普通的一个小饰品。她眨着眼睛看着CA老半天,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用红色缎带扎的漂漂亮亮的盒子递过去,“前辈,生日快乐!”

CA点点头,将盒子收了起来,然后把死皮赖脸凑过来蹭礼物的BH给推开。

她可没那么多花冠送人。

“什么嘛偏心耶。就给Elesis准备礼物不给我们噢?”BH朝着CA挤了挤眼睛,然后被GM用奶油蛋糕塞了个满嘴。

“有我的礼物还不够是吗?”GM没好气的看着差点被噎死的BH,“既然如此你就把礼物给我还回来啊!”

显然没想到GM反应会这么大的BH眨了眨眼睛,然后迅速的反应了过来抱住了GM的腰:“礼物这种东西越多越好嘛!小殿你别介意啦恩?”

显然对这件事非常介意的GM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块不知道从哪飞来的奶油就砸在了她的脸上。罪魁祸首DE显然没想到本来准备砸在MM脸上的奶油会脱离了抛物线飞到GM的脸上,他沉默片刻,没出息的钻进时空裂缝里逃了。

本来好好的当着布景板玩着奶油大战的其他人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煞气。他们整齐的扭过头,看向了暴怒的GM。

然后下一刻,好好的生日宴会,变成了大逃杀的游戏现场。

完全没打算阻止GM的BH笑着将双手枕在脑后围观,Elesis则是送了CA礼物后就早早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整个会场唯一有能力阻止GM的似乎就剩下CA了。

不过显然CA也没那个心思管。她拆开Elesis给她的盒子,发现里面装着一条漂亮的红色围巾,最末端还用金线绣了CA的名字。显然,这是Elesis亲手为她织的。

围巾中间夹了一张纸,上面用花体字写着Happy Birthday。

CA嘴角微微上扬。她把围巾戴好,然后靠在了椅子上和BH一起围观大逃杀的现场直播。

不错的生日礼物,小家伙。生日快乐。





说起来我去百度了一下,女生送男生围巾是永远喜欢你的意思【...

评论
热度(8)

© 夏兰幽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