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兰幽绪

Els已弃坑。
半Fate玩家,喜欢莫德雷德,喜欢杰基尔,喜欢杰莫。
FF14摩杜纳养老玩家。

“神经病!难道莫德雷德不是我老公吗!”

我们很无奈,我们被LOF盯上了PB了还拒绝解封

完全说到心坎里了。

Nenthan:

进行产品设计时的根本就是产品与相似产品之间的差异性


而没有直播功能(b站),即时性较差(微博),内容类型驳杂(小说或插画专门网站),很大程度上是模仿或者说照搬tumbler的lofter主打的就是小众和个性化。


如果说个性化通过可以自己设置的tag分类和主页选项来实现,小众就是 每一个人都是主角 每一个人都能被发现 这样的主观感受。


我个人其实可以接受热门分区的出现,但无法接受的是优先展示热门而非最新,以及网站限流的显示问题。


换一个说法,热门作品已经拥有了更快被发现,被推广的

想写一个寿命论的杰莫。
活了很久很久的某一方和寿命短暂的另一方,嘻…嘻嘻…
对不起我就是寿命论的忠实爱好者!
因为已经在动笔了所以写的模糊不清一点,谨防剧透(*σ´∀`)σ

shall we dance

*杰莫向,四章背景,短篇摸鱼
*ooc可能,私设有,注意。

莫德雷德讨厌下雨天,哪怕这场突如其来的雨让她可以休息一下而不是继续在雾里和烦人的自动人偶作战。
此时伦敦的大雾已经持续了不知道多久,偶尔会像今天这样降下大雨将雾气冲洗的一干二净,让死守在家中的普通人能够趁这个机会出来补充一下物资…虽然也仅此而已了。
一般这个时候莫德雷德会缩在杰基尔的公寓里,霸占了他心爱的沙发来补眠。
但这次不一样了,她正在陪杰基尔参加一场酒会。

是的,酒会。
不知道是哪个好事者提议在这种时候来一场酒会,被邀请的大部分是留在伦蒂尼恩的学者们。
原本应该只有杰基尔一个人赴会,却架不住莫德雷德三岁小孩一般的无理取闹,...

发出了快乐的声音。
有生之年我居然也可以在首周通零式…虽然只是56层1551

囚鸟

*杰莫
*短篇摸鱼,ooc提前预警

杰基尔常常觉得自己爱上了一只飞鸟。

他曾隐晦的问过迦勒底的从者们喜欢上鸟会怎么做,得到的回答大多都是将鸟关在笼中,让它只能为自己歌唱。
但是杰基尔做不到,那只鸟不是也不该被困在笼子里,何况她又是那么的强大,无论多么坚固的牢笼都能够轻易击碎。

“那样的话,用食物去引诱如何呢?”也有人这样提议着,“用它喜欢的食物去引诱它,让它失去对你的戒备。”
但是这样做又完全没有意义。因为他所爱的那只鸟本就没有也没必要戒备他,她是如此的随心所欲,没有任何事物能让她驻足。

好吧,亨利,她本就是只生性自由的鸟儿,你早就知道的。杰基尔这样告诉自己,却控制不住自己去关注那赤红的...

卧槽我好在意啊!!!!按照2.0的剧情从者们被遣返重新再召回以后没有了过去的记忆全部删档重来了,那,那,那是不是意味着…
我可以看莫德雷德和杰基尔重新谈恋爱了(神经病)

就是那种明明对对方根本没有任何印象却发现了很多两个人的合照的那种感觉,抱着怀疑的态度去看待这些照片最后…

啊,我死了。

嗑药后和嗑药前的对比。
果然还是最喜欢莫德雷德了。
以及我想要白色抹胸…大声BB

人活着就是为了摸鱼

*题文无关。
*背景为游戏《we were here too》
*杰莫向

老实说,杰基尔根本没想到他们能够成功逃出去。
他当然没有觉得莫德雷德笨,不如说莫德雷德反应速度快的远超他的想象,直感和执行力也是相当不错…只是这个地方太过诡异,处处都透露着一股不妙的气息。
所以,他们最终成功的闯过了一道又一道的关卡,逃离这里的路近在咫尺时,平时沉稳的博士也不禁兴奋了起来。
“成功了,Saber!”他转过头来面露喜色,“我们可以出去了!”
莫德雷德却完全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般,敷衍的应了一声后就不再说话了。
有点奇怪。杰基尔并不知道莫德雷德为什么突然沉默了起来。是看到了她说的那些奇怪...

想写无神论主义者杰基尔和恶魔莫德雷德谈恋爱。
想看杰基尔被迫接受家里多出来的唯心主义生物,然后在日常的生活中渐渐习惯了莫德雷德的存在,以至于莫德雷德每个月固定出去猎食的日子都会感觉不习惯,最后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莫德雷德,但是莫德雷德感情迟钝只把他当房东看…
等一下。我的思想很危险。

哞哞鲜奶(一)

*标题瞎起的。
*杰莫向,PMparo,不保证其他角色打酱油的可能。
*海德算作独立个体。
*ooc可能,私设有,慎入

亨利·杰基尔,今年24岁,是宝可梦博士中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虽然说他并不擅长对战,但是who care呢?他在乎的只有手里那些宝贵的资料而已,何况作为一个学者不擅长对战是很正常的事情。
事实上的确如此,只是杰基尔先生正因为他不擅长对战这件事情遇到了一点点的小麻烦。

稍微有点经验的训练家都会知道,总会有些不良少年啦、暴走族之类的家伙一时兴起拦着路不让人走,大多时候这些家伙只不过是来送经验值和零花钱的咸鱼,很快就会被路过的训练家给打败,送回精灵中心好好反省。...

年轻的博士喜欢上了他的保镖。
他的保镖是个活泼又帅气的女孩子,看上去年纪不大却意外的精通于战斗,好几次来找他麻烦的家伙都被轻松的击退了。
“干得漂亮,喷火龙。”又一次击退不长眼的家伙以后,少女拍着自己老伙计的脑袋,露出灿烂的笑容来,嘴角的小虎牙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博士敢发誓这是他见过的最可爱的笑容了,他有些呆住了,然后在少女的呼喊中回过神来,抱着怀里的伊布追上了少女的步子。

说好的PMparo的杰莫(。)摸个鱼,大概会是长篇。

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来一次的,惯例的自我介绍!
算是让新关注自己的friend能大概的了解自己!
名字是夏兰鸢,也可以叫我夏利,见习写手(是的现在我已经不画画了!),爱好是打游戏和吃吃吃,所以假如我什么时候开始长时间不更新了那我一定是沉迷游戏去了(迫真)。
月球属于刚刚踏入(因为只是了解了一点点而已),ELS因为已经卖号出坑所以基本属于路人type,FF系列的新生玩家,总而言之是游戏废宅还请大家多多指教了!

目前还在涉猎的圈↓
Fgo-日服玩家!虽然是一条开位老咸鱼但是不嫌弃的话请加我好友!
FF-FF14在摩杜纳!曾经是莫德雷德的cos号现在是魔瑟的cos号!并且因为14开始对这个系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杰基尔曾经一直不觉得自己和这个日子有什么关系。
情人节,听上去可真是个甜腻的节日。生前的时候他没有收到过任何礼物,毕竟这种时候他都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做些研究之类的事情。
恩,不过在迦勒底之后就有些不同了。
他的御主,那个橙色头发的少女每到这个日子就会给每一个从者都送上巧克力。而且不仅仅如此…
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钟,指针正巧指到零点。很快他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咚咚咚,咚咚咚,仿佛要砸碎了这扇门一样。
啊,来了。杰基尔立刻过去把自己房间的门打开,让门外那个矮了自己一个头的少女可以轻松的走进来。
“你果然还没睡啊,豆芽菜。”莫德雷德以相当理所当然的坐在了杰基尔的床上,完全没觉得哪里不合适。她把包装精美的小袋子丢到杰...

一个无法被传达的故事。(完)

*杰莫向
*注意事项和上篇差不多
*我终于想起来我还有一个坑没填系列

因为摩根的笑,杰基尔没能第一时间追上莫德雷德。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找了多久,才总算是在城外的树林里找到了莫德雷德。
他看到莫德雷德把自己的头盔和剑都丢在一边,全然不顾可能遇到的危险,只是远远的眺望着即将坠落到地平线以下的太阳。
“呼…你在这里啊,莫德雷德。”杰基尔大口的喘了几口气,然后走到了莫德雷德的身后,“你在…看什么?”
莫德雷德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转过身来,她的眼睛红红的,用着非常小的声音发问:“…哈梨,我是不是很糟糕?”
没等杰基尔问她为什么会这么想,莫德雷德就继续说了下去 :“王说我没有气量、梅林说我是个笨蛋、其他的骑...

突然想起来的,第三届尼禄祭的截图(…)
官方就真的很会玩梗啊!!!比我们这些写同人的还会玩啊!!!
我不听我不听,尼禄祭是杰莫官方粮,不要叫醒我。

因为百重塔活动被作为杀手锏而被迫留在迦勒底的莫德雷德和为了防止莫德雷德不高兴被留下来作为对杀手锏的杀手锏的杰基尔。
我觉得可以有。(…)

我码完以后居然忘记复制粘贴了…😞😞😞

莫德雷德挥舞着手中的钢笔,犹豫着自己该在纸上写些什么。
这可是新年祝福,不能随随便便的写!她这样想着,笔重重的落在纸上,留下了一个相当浓厚的墨点。
但是要写些什么好呢?给御主的、给父王(们)的,给弗兰的…那些都很轻松,她老早就写完了。
她只是在犹豫要送给那个豆芽菜怎样的祝福。
太简单了不行、那样的话八成会被嘲笑的吧?太复杂了也不行、那么多字肯定不会被读完…那她写那么多字是为了什么?
在她犹豫的时候,笔尖下的纸被墨水浸透,留下了一个绝对说不上好看的印记。
莫德雷德懊恼的看着那个印记,这真他妈糟糕,她想,然后把废掉的纸撕了下来,粗鲁的揉成一个球后随意的丢弃了。
地上堆满了这样的纸团,显然她已经犹豫这件事很久了。...

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故事。(四)

*CP向是杰莫。
*日常的我流,ooc,私设。
*我要跟GOA对着干(不行)

莫德雷德顺利的成为了亚瑟王麾下的骑士。
最初还有一些骑士对莫德雷德的加入颇有微词,像是莫德雷德总是带着头盔不知道藏了什么秘密之类的。亚瑟王从未对这些话有过特别的反应,莫德雷德也像是听不到一般,只是全心全力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我会让他们后悔的!”她这样说着,更加卖力的工作了一起来。
摩根为了让她超越亚瑟王让她学习的那些东西在此刻全部派上了用场,亚瑟王开始肯定她的能力,而不是只凭摩根的推荐信去判断她能做到什么程度。
于是莫德雷德开始不断的晋升,一直到加入圆桌为止。
——尽管只是圆桌的末席。
“哈梨、我,我做到了…!!”回到...

我觉得我简直爬坑速度飞快…虽然我只是爬回去了(你这人)
突然很想写PMparo的杰莫,拿着八枚徽章但是因为联盟冠军是自己爸爸所以一直没有去挑战联盟的训练家莫德雷德x不擅长战斗的0战力宝可梦研究者杰基尔
两个人机缘巧合之下相遇了,然后杰基尔请莫德雷德作为自己的保镖两个人一起踏上了旅途,最后谈恋爱什么的(…)
虽然很老套但是我就是喜欢这种老套又简单的剧情啊!!!!

一个准备扭转什么的故事。(三)

*杰莫向。
*ooc,私设,我流皆有,注意避雷。
*上次没写完居然直接就发出去了(…)写完重发。

莫德雷德练习剑术的第一个对手,是杰基尔。
杰基尔的确不擅长战斗,但是至少在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是能够很轻松的用木剑和莫德雷德像模像样的来几下。
但是莫德雷德的学习速度从来就不是杰基尔能预料的,没过多久之后莫德雷德就宁可外出去森林里找些野兽作为对手,而不是和杰基尔挥剑对刀。
有的时候莫德雷德会只带着些许擦伤回来,有的时候则是伤痕累累,等着杰基尔来替她处理伤口。
好几次杰基尔都想要说教几句,却在莫德雷德仿佛邀功一般的表情面前败下阵来,无可奈何的听着莫德雷德炫耀今天的战绩。
“所以你看、哈梨,我变强了这——么多哦!”此...

嗨朋友们,你们有人想吃双莫吗(…)
不是旧莫x莫,是MA的黑白毛xFate的金毛这种真·拉郎邪教。
没人觉得这种很带感吗!一边是凶猛的小狼狗(Fate莫)一边是温驯的牧羊犬(MA莫),一边是想要向亚瑟王证明自己名为叛逆其实是叛逆期的骑士,一边是只想阻止亚瑟走上邪路名为叛逆其实是忠犬的审判役…哎哟妈呀我有点小激动(靠)
要真有这种邪教cp大约就是叛逆骑士隔三差五挑衅审判役被各种冷处理之类的(?)
或者叛逆骑士跟审判役抱怨自家傻爸爸怎么怎么怎么不好然后被审判役无情吐槽之类的。
我见过的亚瑟王比你爹的亚种还多(划掉)
然后两个人经常因为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打起来(单方面),然后没过多久又跟刚才什么都...

简谈。

简单说一下我对莫德雷德和杰基尔的看法,并且谈谈我为什么喜欢杰莫这对cp。
占tag致歉。

首先说说莫德雷德。
她是摩根的孩子,是模仿亚瑟王的人造人。从她出生起就被定下了要打败亚瑟王的目标。
但是摩根对她的教育显然出了偏差,她最初并没有想要打败亚瑟王,而是想要成为亚瑟王的剑。
莫德雷德敬仰着、爱着亚瑟王,然后在亚瑟王否定她的时候,这些爱和敬仰全部变成了对亚瑟王的恨。
在FA一开始的时候莫德雷德对狮子劫说她的愿望是成为王,想让圣杯实现的愿望是挑战选定之剑。可以说,她想寄托给圣杯的愿望并不是真的成为王,而是向亚瑟王证明自己有能力,有资格成为王。
她对人造人的看法也是非常矛盾的。FA里有她对齐格的...

Saber,莫德雷德!父王在这里吗!


FF14,莫德雷德Cos号。占Tag提前致歉。

拍照无力选手。

虽然拉拉肥和人女都有更像的马尾…但是龙女是信仰,信仰!!!

沉迷游戏。
龙女真好看。

沉船悲歌

不想更新,不想写文,给大家唱首歌吧!

《沉船悲歌》(《单身情歌》改词)

抽不出五星的我,只能眼睁睁看他溜走
世界上沉船的人那么多,为何不能算我一个
为限定努力奋斗,早就吃够了没钱的苦
没抽到跳楼的到处有,而我只是其中一个
氪金越战越勇,暴死越来越多
每一个抽卡的人得看透,想出货就不能停手
找一个欧洲的白嫖的十连全五星的人来代抽限定
一个非洲的氪金的十连无金光的人来给我毒奶
抽卡的人那么多,快乐的没有几个
卡片转过来是银色留下大流士和我对眼唱悲歌

为限定氪金奋斗,早就吃够了没钱的苦
没抽到撞墙的人到处有,而我不是最后一个
抽卡越战越勇,方块越来越多
每一个氪金的人得看透,想出货就不能停手
找一个欧洲的白嫖的十连全五...

用生命在肝。

一个试图改变什么的故事,(二)

*杰莫向。

*私设,OOC,我流注意,提前预警,能够接受请往下。


“莫德雷德,你的进步很快。”

在莫德雷德能够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自己行走后不久,摩根这样说道。她并未对此感到奇怪,莫德雷德的成长越快、她对亚瑟的报复就能越早的实行,不如说这是一件好事。

杰基尔注意到被摩根夸赞的时候莫德雷德的眼睛亮如星辰。他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莫德雷德总是缠着他让他指导她如何走路,归根究底只是想要摩根的夸奖而已,无论摩根是为了什么夸奖她。

杰基尔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在摩根简单交代了一些事情离开之后,轻轻地揉了揉莫德雷德的头。

“哈梨、头发要乱掉了!”莫德雷德嘴上不满的抱怨着,脸上却看不出半分的反...

1 / 5

© 夏兰幽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