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兰幽绪

Els已弃坑。
半Fate玩家,喜欢莫德雷德,喜欢杰基尔,喜欢杰莫。
FF14摩杜纳养老玩家。

“神经病!难道莫德雷德不是我老公吗!”

[杰莫]噩梦 1

*杰莫向

*第四章背景

*试手向!OOC可能,注意!

杰基尔做了一个梦,一个漫长的噩梦。

他梦见伦敦的魔雾撕裂了人们最后的防线,即使奋力抵挡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他梦见潜行于魔雾的杀手将无辜的市民们一一肢解,即使他们哭嚎着祈祷救星的来临。

他梦见这所城市唯一的保护者躺倒在血泊中,脸上是难以置信的表情,心脏上插着一把再眼熟不过的匕首。

那把匕首是他的,而他的手中沾满了保护者的鲜血。

“Saber…?”

——开玩笑的吧?那个总是骄傲的笑着,站在最前线将所有敌人歼灭的骑士,居然被杀掉了?

而且是…被自己?

他难以置信的伸出手想要确认,然后就听到了恶魔的嗤笑和低语。

“没错,就是你干的,你亲手杀掉了她。

——杀掉了你喜欢的那个女孩。”


当杰基尔从这个噩梦中惊醒的时候,天才微微亮。

他先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愣愣的看着正前方好一会儿后,才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手。

很干净,而且没有任何奇怪的味道,显然没有沾染过血液。

而且认真的听的话,还可以隐约听到副卧传来的轻微的鼾声。

啊啊、是个梦啊。想到这里杰基尔不禁松了一口气,Saber…或者说莫德雷德,就好好的躺在隔壁睡着,没有像梦里那样被自己杀死。

杰基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他敢发誓自己从未有过要杀掉Saber的念头,别说杀掉了,就连伤害她的想法自己都没有过…

他用手捂住了脸,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今天的莫德雷德起的比平时要晚一些。

以往她总是在杰基尔准备好早餐之前就起床,半躺在沙发上休息、然后在早餐准备好的时候清醒过来,到餐厅去就餐…

但是今天,杰基尔在餐厅已经等了快半个小时了,还是没看到莫德雷德。

这很奇怪,Saber平时可不会起这么晚。他在心里嘀咕了几句后,动手敲了敲莫德雷德暂住的房间的门。

没有应答。杰基尔感到有些奇怪,于是他试探着打开了门,小心翼翼的探头进去。

他看到莫德雷德坐在床上默默的看着前方,一只手用力的攥着心口的衣服。他连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回应。杰基尔走到她面前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她的双眼才慢慢有了聚焦,把视线投到了杰基尔身上。

“啊…杰基尔,怎么了?”莫德雷德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她松开了放在心口上的手,做出一副还打算躺下去继续睡的模样,“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去睡了。”

杰基尔只能在莫德雷德倒下去之前叫住了她。他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把莫德雷德所钟意的那套便装交给了她:“但是Saber,已经天亮了。早餐都已经冷掉了哦。”

“哈?”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外,尽管浓雾让她什么都看不到。她又看了一眼杰基尔,确定并不是在骗她之后才不情不愿的接过了衣服,“我还以为很早呢…结果已经该起来了啊。”

莫德雷德没有说她之前在想什么,杰基尔也很自觉的没有去问。他知道如果莫德雷德想的话一定会告诉他,如果她不说的话,去问她只会被嘲讽一顿。他还没有傻到这种程度,所以很干脆的就放弃了,离开房间帮莫德雷德去把冷掉的早餐给热好。


很快莫德雷德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有些烦闷的扯了扯有些打结的长发,然后坐在她的位置上不声不响的吃起东西来。

好奇怪,这样的莫德雷德真的好奇怪。沉默和莫德雷德可是完全不搭架——

“干嘛老看着我?”杰基尔的视线引来了莫德雷德的不满,她把吃剩的空盘推到杰基尔面前,哼哼唧唧的抱怨了起来,“有空做这种没用的事情,你还不如多干点事儿呢,我天天在外面跑也是很辛苦的啊。”

简直像小孩子一样。杰基尔叹了口气,然后把热牛奶推到了莫德雷德的面前,示意她喝掉。莫德雷德还没来得及摆出不情愿的脸杰基尔就拿着空盘子进了厨房,她只能闷闷的端起玻璃杯小口小口的喝起来。

等杰基尔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将牛奶给喝的干干净净了,只是脸上仍然带着仿佛受了委屈一般的表情。杰基尔突然感觉有些好笑,但他这次什么都没说,只是拿走了空玻璃杯。

吃完早餐后两个人各自坐在沙发上忙着自己的事情,杰基尔认真的写着笔记,莫德雷德则是仰倒在沙发上补眠。片刻之后杰基尔看到莫德雷德又像清晨那样惊醒过来,摁着心口发愣。

“怎么又梦到这个了…”回过神后莫德雷德小声的嘟囔了起来,然后在杰基尔的目光中扁了扁嘴,“没什么,梦到过去的事情了而已。”

她又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差不多该出发去调查魔雾之后很干脆的从沙发上跳了下来,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那么,我出发了。”

杰基尔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把采集数据需要的东西交给了莫德雷德:“那么,一路顺风。”

评论(3)
热度(62)

© 夏兰幽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