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兰幽绪

Els已弃坑。
半Fate玩家,喜欢莫德雷德,喜欢杰基尔,喜欢杰莫。
FF14摩杜纳养老玩家。

“神经病!难道莫德雷德不是我老公吗!”

Dead End

*CAEle向。

*悲剧结局,悲剧结局,悲剧结局。

*OOC可能,慎。


“是不是因为太无能,我怎么什么都做不好。”


习惯是很不靠谱的东西,一直是。

每次轮到Elesis做饭的时候,她都会习惯性地做上四份,哪怕GM再三提醒过她三个人的份就足够了。

这次,Elesis一不小心又做了四人份的早餐。

GM看着那份多出来的早餐,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头。她轻轻地敲了敲桌子,轻声道:“我应该有说过,不可以浪费食物吧?”

Elesis低着头扒拉着面前的早餐,垂着眸一言不发。

良久,她极小声的嘟囔了一句:“我只是觉得...应该多备一份。”

“家里就三个人,没必要多准备。”GM捉住了BH伸向多余早餐的手,把她已经说过了很多遍的话再重复了一遍。

Elesis撇了撇嘴,一脸的不情愿:“我知道了。”

得到了肯定答复后GM轻轻地点了点头,把自己的空餐盘往前一推:“那么,我先去骑士团了。”

“对了GM,”Elesis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叫住了她,“你有没有觉得...少了个人?”

“少了个人?”GM认真的想了想,“大概是吧...可能战死了?回头我会记得把抚恤金发下去的。”

她对死亡已经看淡了,如果一昧的抓着逝去的生命不放的话,战争可就必败无疑了。


“感觉像是少了谁,内心里空落落。”


Elesis觉得GM完全误解了她的问题。她想说的不是骑士团少了谁,而是家里少了个人。

家里不止是三个人,应该有四个才对。

可是,Elesis想不起来少的那个人是谁了。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看着床头柜上的照片发呆。

照片上的自己笑的极其灿烂,Elesis自己都想不起来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了,那时候自己居然还能笑的那么开心。

看背景这张照片应该是在沛塔拍的吧?Elesis记得来到沛塔后见识到那么残酷的战争后自己就已经很少再笑了。

可照片上的自己笑的那么开心,丝毫不掺假。

她为什么...会笑的那么开心?

“好像...是谁跟我说了什么来着?”Elesis皱着眉头小声嘀咕。

是谁说了什么来着?她怎么不记得了?

Elesis只隐隐约约的感觉,那是一句非常重要的话。


“回忆,寻找,战斗,奔跑。可结果什么都没找到。”


Elesis觉得她一定是疯了,她居然为了那点虚无缥缈的回忆跑去问过了她所认识的每一个人:你知道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吗?是谁帮我拍的?有谁跟我在一起吗?

结果她得到的答案都非常的统一: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去问问阿雷格呢?

等她去问阿雷格,阿雷格看着那张照片,好半天才不确定的回答:“这张照片应该是我拍的没错...可是跟谁一起我就不记得了。”他推了推眼镜,猜测道,“说不定是Elesis前辈记错了呢?”

是她记错了吗?Elesis有些茫然。


“是谁出现在梦里,留下不属于我的记号。”


这天晚上,Elesis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她和一个人并排坐在屋顶上,那个人唱着歌,她则安静的坐在一旁听着。

那是一支她再熟悉不过的歌,拜德王国最有名的战歌,异常的慷慨激昂。每次上阵前红色骑士团的团员都会唱这支歌,借以鼓舞士气。

Elesis一直以为这支歌除了能鼓舞一下士气以外就一无是处了。毕竟它不好听,若不是GM一直坚持的话,BH早就私下组织投票换一支新的出阵曲了。

可就是这样的一支歌,被那个人唱出来却显得那样的美,那样的悲凉,像是有哀伤融化在其中一般,光听就觉得胸口一阵阵的发疼,Elesis都忍不住要哭出来了。

这是要经历过多大的风浪,才会唱的如此悲伤?

“别唱了别唱了!”她气鼓鼓的打断了那个人,不满的抱怨道,“这可是出阵曲耶!上战场前唱这么悲伤的歌士气可是会大打折扣的啊!”

那个人转过头来看向Elesis,明明近在咫尺,可Elesis却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就连声音都带着杂音,根本听不清:“——,——————?”

不知为何,Elesis觉得那个人一定非常期待自己的回答。

可Elesis还没来得及回应,她就醒了。


“冥冥中是谁的指引,我踏上找回你的路程。”


Elesis睁开双眼,稍微偏了一下头就能看见床头柜上的那张照片。

这次,她突然发现了有点不对劲。

自己的动作怎么看都是挽着一个人的手臂吧?可照片里却只有她一个人。照片原来应该是两个人的合照,却不知为何变成了她一个人的照片。

也就是说,有个对她来说非常重要的人,被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了。

所以她才会坚持每天做四人份的饭菜,虽然忘记了那个人,可她依旧在等那个人回来。

Elesis握紧了拳头,目光坚毅。

不管怎么样,她都一定要找回那个人!


“梦境,现实,不停交错,我沉浮在其中寻找出口。”


说来也奇怪,Elesis下定决心要找回那个人以后,她就越来越频繁的梦到和那个人相处的时光。

每一次的梦境中,那个人的形象都会一点点的清晰起来,最初还是个模糊不清的人影,到了最后除了脸以外,其余的地方都能看的真真切切。

比BH高一点、留着齐刘海、和自己一样是红色长发、发尾系着蝴蝶结、有着非常好听的声音、虽然性格非常冷淡但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

每次的梦境过后,她都能离那个人更近一点。

好!今天大概就是最后一场了!Elesis给自己打了打气,然后躺了下去。

结果,等她刚进入梦境,对上那双金红色的双瞳,她就惊醒了过来。

“C...CA...”Elesis捂住了自己的脸念着那个人的名字,眼泪不断的顺着脸颊滑落。

她想起来了,全部想起来了。那个被抹去了的人、那个人的话语、那个人的音容笑貌...

甚至是,那个人的死亡。


“我想起了那个自由的你,那个对一切都不屑一顾的你。”


CA自然不可能是被魔族杀死的。她可是要向整个魔族复仇的啊,哪能那么容易的就死在魔族手上?

杀死她的,是这个世界啊。

Elesis记得,CA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发现了一个据说是这个世界的“本源”的地方。

而且,她还得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她们所有人的人生,都是被规划好的。

魔奇村的艾尔被夺走、魔族入侵艾里奥斯大陆、GM在南城门救下LK...全部,都是被设计好的。

甚至包括CA那些从骑士们的死亡,都是一样的。

CA完全无法忍住愤怒,一个闪身就冲进了所谓的“本源”。

Elesis眼睁睁的看着CA被一群像纳斯德一样的小东西包围了,她想过去帮CA一把,却像被什么东西给阻隔开了,完全过不去。

然后,她失去了意识。等她再醒来,CA已经,不见了。


“我曾问你这世间若有天道你要怎样?”


等Elesis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被那群之前包围住CA的那群小东西给包围了。

“发现危险数据,发现危险数据,发现危险数据。”小东西们怪叫着,声音此起彼伏,朝着Elesis的方向爬过去。

Elesis握紧了手中的骑士剑,突然就笑了起来。

现在是要抹掉她的存在了是吗?因为她想起了一切?

风扬起了她红色的长发。Elesis不屑的看向那些将她层层包围的东西,语气带着少见的轻狂。

“想杀我?”

“能做得到的话,来啊!”


“你对我说,假如天道弃我于不顾,逆天又何妨!”




...为什么总感觉开头和结尾不是一个画风。

该说真是英姿飒爽吗姐姐大人...。

当然最后Elesis还是死了。

这篇和Delete Data是同一个背景的,但是略有不同。

CA和Elesis是被彻底抹消了【救命这是要删零转的节奏吗

理由很简单,这两人是准备直接干翻整个系统【...】系统觉得自己危险了吓得连忙删了这两人。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人不要太牛X【...

等等现在这篇真的还是个悲剧吗?!

评论
热度(9)

© 夏兰幽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