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兰幽绪

Els已弃坑。
半Fate玩家,喜欢莫德雷德,喜欢杰基尔,喜欢杰莫。
FF14摩杜纳养老玩家。

“神经病!难道莫德雷德不是我老公吗!”

囚鸟

*杰莫
*短篇摸鱼,ooc提前预警

杰基尔常常觉得自己爱上了一只飞鸟。

他曾隐晦的问过迦勒底的从者们喜欢上鸟会怎么做,得到的回答大多都是将鸟关在笼中,让它只能为自己歌唱。
但是杰基尔做不到,那只鸟不是也不该被困在笼子里,何况她又是那么的强大,无论多么坚固的牢笼都能够轻易击碎。

“那样的话,用食物去引诱如何呢?”也有人这样提议着,“用它喜欢的食物去引诱它,让它失去对你的戒备。”
但是这样做又完全没有意义。因为他所爱的那只鸟本就没有也没必要戒备他,她是如此的随心所欲,没有任何事物能让她驻足。

好吧,亨利,她本就是只生性自由的鸟儿,你早就知道的。杰基尔这样告诉自己,却控制不住自己去关注那赤红的身影。
或许海德就不会有这样的困扰。如果想要什么他绝对会不择手段的搞到手。但杰基尔不一样,他秉持着英国绅士的风度和优雅,是做不出带有强迫意味的事情来的。
所以绝大多数的时候他只是在她的身后做着支援工作,少部分时间会向御主请求与他所爱的飞鸟一同出阵。
少女御主从不会去问他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到最前线来,她只是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让下一次杰基尔能够站在最前线上,与心爱的赤鸟一起战斗。
——尽管大多数情况下他都只需要看着。

杰基尔是个相当温柔的人,总是温和的对待着每一个人,却又在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地方给予了飞鸟更多的耐心,无条件的包容着她的一切任性和坏脾气。
他表现得太过显眼,自己却没有意识到,只有偶尔其他的英灵过来打趣的时候才有些红了脸。
“但是她值得被爱着。”最后杰基尔只是轻叹着说着,用着无比温柔的眼神看着远方,心中思念着谁几乎是一目了然了。
唯独他挂念的鸟儿毫无反应,仿佛接收不到电波一样依旧在战场上飞舞,只是偶尔会回过头来看向他,脸上挂着骄傲的笑容。
“你看,豆芽菜!我果然很厉害吧!”她明明没说什么,杰基尔却从她的眼睛里读出了这样的话语来。
于是他点点头,朝着她做着口型:“我都看到了,不愧是Saber,相当帅气。”

杰基尔从未对她表达过心意。因为他羞涩而又矜持,甚至害怕自己的小心思被察觉之后飞鸟厌恶自己。
就像这样也很好。他总是这样自我安慰着,却渐渐发现自己回到房间的时候,飞鸟常无比自然的霸占了他的房间,仿佛那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你瞧,你早就用你的温柔让那只鸟自愿留下了。

评论(6)
热度(51)

© 夏兰幽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