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兰幽绪

Els已弃坑。
半Fate玩家,喜欢莫德雷德,喜欢杰基尔,喜欢杰莫。
FF14摩杜纳养老玩家。

“神经病!难道莫德雷德不是我老公吗!”

shall we dance

*杰莫向,四章背景,短篇摸鱼
*ooc可能,私设有,注意。

莫德雷德讨厌下雨天,哪怕这场突如其来的雨让她可以休息一下而不是继续在雾里和烦人的自动人偶作战。
此时伦敦的大雾已经持续了不知道多久,偶尔会像今天这样降下大雨将雾气冲洗的一干二净,让死守在家中的普通人能够趁这个机会出来补充一下物资…虽然也仅此而已了。
一般这个时候莫德雷德会缩在杰基尔的公寓里,霸占了他心爱的沙发来补眠。
但这次不一样了,她正在陪杰基尔参加一场酒会。

是的,酒会。
不知道是哪个好事者提议在这种时候来一场酒会,被邀请的大部分是留在伦蒂尼恩的学者们。
原本应该只有杰基尔一个人赴会,却架不住莫德雷德三岁小孩一般的无理取闹,只好找来自己曾经穿过的、小上一些的西装,好让莫德雷德能换上去和自己一起参加那个酒会。
当然这酒会并不是表面那样单纯,邀请学者们的目的是为了交换关于魔雾的情报…
但那并不重要。杰基尔看着在会场中无所事事的把玩着酒杯(那杯子在杰基尔的强烈要求下只被允许倒入葡萄汁)的莫德雷德,轻轻的叹了口气。
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关于莫德雷德的事情,这是属于他自己的秘密。

事实上莫德雷德感觉有些无聊了。
这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她以为这里应该会更热闹,更有趣一点…但结果也就那样,无聊透了。
何况还总有看上去就没劲的人来找她搭讪,这让莫德雷德说不出来的烦躁。
她直接无视了看上去似乎是想和她说话的类似贵族小姐的人,然后把杯子里的葡萄汁给一口喝干了。
头一次被这样对待的千金小姐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她眼角泛着泪光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楚楚可怜。
可惜莫德雷德不吃这套,她随意的把高脚杯放在桌子上,朝着那位小姐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就干脆的去找杰基尔。
“抱歉Saber,现在还不能走…”杰基尔读懂了莫德雷德的不满,却也只能带着歉意这样告诉她。
好吧,好吧。莫德雷德翻了个白眼,是她自己非要跟到这里来的,就算不满也该老老实实的憋着,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自作自受了。

确定过接下来的事情与自己无关后杰基尔松了一口气。他走向那边满脸都写着不高兴的莫德雷德,试图找些什么话题转移莫德雷德的注意力。
但好像没什么好说的。杰基尔揉着额角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在莫德雷德疑惑的目光中踏着乐曲的节奏走进了舞池中,朝着她微微欠身:“Shall we dance,my knight?”
莫德雷德愣了愣,然后笑着接受了杰基尔的邀请:“事先说好,我可是完全不会跳喔!”


后来回去的时候杰基尔的脚背被莫德雷德踩肿了。

评论(6)
热度(29)

© 夏兰幽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