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兰幽绪

Els已弃坑。
半Fate玩家,喜欢莫德雷德,喜欢杰基尔,喜欢杰莫。
FF14摩杜纳养老玩家。

“神经病!难道莫德雷德不是我老公吗!”

Addio.

*天启MM

*拟人有。注意。

*OOC 私设严重,慎

"就是你创造的我么?那么请多指教了,Master~"初次见面时,赤裸的少年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小虎牙在光下闪闪发亮.

"什么鬼我设定的HA不是一个魔方吗?!还有你这家伙会什么会比我高?!"

"恩?我的数据都是Master你设定的啊,肯定是哪一步不小心弄错了~"浅紫色的眸子眨了眨,少年毫不犹豫的抱住了MM的大腿,"还是说...Master你想丢下我?"

"我说你能先穿件衣服吗,万一有人突然进来了会被误会的."我不想被当成变态谢谢.


"Master你平时就吃这些东西?"最终被命名為天启的少年一脸错愕的看著MM面前的泡麵.

"恩,是啊."

"难怪瘦成这个鬼样...不准再吃没营养的东西了我可不想被人知道Master死於营养不良那太丢丑了好吗!"

"那我吃什麼?"

"我给你做啊!万一Master被饿死了那更丢人好吗!"天啟斜著眼睛看著MM,一脸鄙夷.

"不等等..."MM一愣,"我不记得我有在设定裡面添加厨艺代码啊?"

"要照顾Master这种笨蛋当然要自己去网上下资料啊."


"天啟?怎麼了?今天怎麼这麼安静?"MM疑惑的看著天啟.

"Master..."天啟趴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说著,"我好像中病毒了...系统都不听使唤..."

"中病毒?不是说了别总呆在网上吗!"MM气极,麻利的敲开屏幕开始给天啟杀毒.

"不是Master说想吃新的菜嘛,我当然要去找菜谱啊!"随著病毒的清除,天啟的精神状态明显好了很多,不服气的和MM顶起嘴来.

"..."MM一怔.有些无奈的伸手揉了揉天啟的头,"可我也没说一定要吃到啊...我帮你装个杀毒工具,下次自己小心点."

"虽然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Master~"

"再说这种话我就断了你的对外连接."


"天啟你好像不太喜欢LP?"带著天啟见过LP后天啟就有些闷闷不乐,本著要好好关心下属的理念,MM稍微在意了一下.

"Master很喜欢他麼?"天啟直视著MM的眼睛,浅紫色的眸子里第一次闪出MM看不懂的光.

"喜欢啊...怎麼?"MM觉得他开始有点看不懂天啟的想法了.

"没什么..."天启的声音明显的低落了下去,"Master喜欢的话,我也喜欢好了."

"不喜欢可以不喜欢啊,你是独立的个体又不是我的附属物好不好?不需要我喜欢什么你就跟着喜欢的."


"Master你继续这样宠着DE绝对会出事的!"天启瞪大着眼睛气急败坏的朝着MM嚷道,"那家伙的错也太过了点吧!不好好教训一下怎么行!"

"天启别吵,我现在正在校准数据呢."MM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继续投入到他的工作中.

等忙完了以后MM就注意到天启正蜷缩在角落里,一脸不满的看着他.

"闹什么脾气啊..."MM无奈的蹲在了天启面前,"DE再怎么说也是我们的家人啊,家人不就是要互相包容么?"

"谁跟他是家人啊."天启扭过头,依旧是一副不满的样子.

不过天启终是没在对MM宠溺DE说什么话了.


"天启你干什么?!"猛地被推倒在床上的感觉并不好,MM皱着眉头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天启.

"Master真的不明白么?"天启笑的有些悲凉,"可我觉得我已经表现的够明显了啊."

他俯下身子,亲吻着MM的脸颊.

然后不容MM反抗的撕开了他的衣服.

"我开动了,Master."


"这段时间能派给你的任务都被天启接完了.他说你不舒服,正好让你休息一下."GM有些疑惑的看着MM,"你不知道吗?"

MM沉默.难怪这几天都见不到天启,他还以为是天启躲着他.

"好好休息吧,可能过段时间会需要你的帮助呢...对了,CE正在对费尔南德做最终调试,不打算去看看么?"


"你醒了?"当MM醒来的时候,LP正坐在床边,"过了这么久才醒,看来伤确实很重."

MM皱着眉头回想自己昏迷之前的事:"我记得我明明还在被那群该死的格雷特追来着...你救了我吗?"

"是天启帮你引开了."LP顿了顿,继续道,"不过他现在状态很不好,CE在隔壁帮他稳定系统...你现在去的话还赶得上见最后一面."

MM几乎是瞬间就翻身下床冲了出去,丝毫看不出伤重的样子.


"Master你来了?看样子很精神嘛."看见MM过来天启居然还笑得出来,如果不是CE面前的屏幕很明显的传达着他正处在崩溃边缘,MM肯定会觉得LP口中的最后一面是在糊弄他.

"把握时间吧,他最多再坚持一个小时."银发的女王如此宣判,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MM沉默着坐在了天启身旁,握住了他的手.

"抱歉喔Master,按照人类的习惯久别重逢都是要拥抱的吧?可是我现在只剩下头部系统还能活动了,Master你就凑合一下吧."


最后一个小时里一直是天启在絮叨,MM在旁边安静的听着.

"头部系统也要撑不住了啊."天启的眼睛里闪出了断断续续的红光,他无奈的叹了口气,"Master我要走啦,好好照顾自己别有天天熬夜不按时吃饭...再见."

"我爱你,Master."

最后一句话说完后,天启的眼睛完全被红光所吞没,刺耳的警报声响了一阵后,天启眼中的光芒终是完全湮灭了.MM俯下身子,抱住了天启.

"再见."


MM握紧了手中的硬盘,CE的话仿佛还在耳边回响.

"这是存储着天启记忆的硬盘,你可以决定要不要复活他...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很清楚,复活了也不是原来的天启."

是啊,就算复活了也不会是原来的天启了...因为天启只有一个.

MM把硬盘锁进抽屉里,转身投入到新HA的研发中.


这次终于没再犯和上次一样的错误.

浅紫色的魔方在启动后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像是在打量周围的环境.

"是你创造了我么是你创造了我么?那你就是我的Master啦,请多指教!"小小的魔方飞到了MM的面前,像极了昔日的天启.

MM微微一愣,伸手拖住了魔方:"...请多指教."

"那Master我有名字吗我有名字吗?"魔方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期待.

天启两个字刚到嘴边就被咽下,MM叹了口气,轻声道.

"你...就叫启示录吧."


"MasterMaster这是谁啊?"启示录绕着装有天启"遗体"的棺材打着转儿,有些疑惑的问道.

"他啊..."MM走到水晶棺前,任由启示录降落到自己的头上.

"是我逝去的恋人."


全部来吃我天启MM安利——!!!!!不喜欢天启MM的全部都受诅咒吧!!!!

这只是个开始,以后还有长篇[no收起


评论(1)
热度(12)

© 夏兰幽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