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兰幽绪

Els已弃坑。
半Fate玩家,喜欢莫德雷德,喜欢杰基尔,喜欢杰莫。
FF14摩杜纳养老玩家。

“神经病!难道莫德雷德不是我老公吗!”

莫德雷德挥舞着手中的钢笔,犹豫着自己该在纸上写些什么。
这可是新年祝福,不能随随便便的写!她这样想着,笔重重的落在纸上,留下了一个相当浓厚的墨点。
但是要写些什么好呢?给御主的、给父王(们)的,给弗兰的…那些都很轻松,她老早就写完了。
她只是在犹豫要送给那个豆芽菜怎样的祝福。
太简单了不行、那样的话八成会被嘲笑的吧?太复杂了也不行、那么多字肯定不会被读完…那她写那么多字是为了什么?
在她犹豫的时候,笔尖下的纸被墨水浸透,留下了一个绝对说不上好看的印记。
莫德雷德懊恼的看着那个印记,这真他妈糟糕,她想,然后把废掉的纸撕了下来,粗鲁的揉成一个球后随意的丢弃了。
地上堆满了这样的纸团,显然她已经犹豫这件事很久了。但莫德雷德丝毫没有在意,她只是继续纠结着,然后产出更多的废纸团。
莫德雷德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纠结下去,毕竟这根本就是没所谓的事情。不,不如说她从一开始就没必要给那个豆芽菜送祝福才是!她们根本就没有很熟——好吧,很熟。莫德雷德想到了伦敦特异点发生的事情,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老实说,莫德雷德自己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要想到和那个豆芽菜有关的事情整个人就会变得不太好…摩根·菲·勒当初可从没教过她这方面的事情,所以尽管她能写出一手还算不错的字也不知道如何排解自己心中的烦恼。
恩,我肯定是不想输给豆芽菜才会这样的。莫德雷德简单粗暴的把自己的困扰打上了标签,然后毫不犹豫的把它一脚踹进了心底的最深处。
虽然这个标签似乎不太对,但是是莫德雷德能想到的唯一合理的解释了。她在洁白的纸张上随意的画了朵花,然后继续构思自己的祝福。
最后她妥协了,把她能想到的所有适合豆芽菜的祝词一股脑的写在纸上,然后简单的对折了起来。

评论(2)
热度(26)

© 夏兰幽绪 | Powered by LOFTER